首页 - www.6200338.com资讯 - 15岁孩子开破车载7流浪儿全国卖艺难糊口(图

15岁孩子开破车载7流浪儿全国卖艺难糊口(图

  7孩子流浪多省市卖艺 谋生流浪儿杂技团难倒警察 广州交警拖车时不忍执罚还提供援助

  核心提示 近日,广州交警在拖车的时候遇到难事:中途熄火的无牌农用车上,只坐

  着7个孩子,最大的16岁,最小的只有5岁;“司机”也竟只有15岁。原来,他们是因家庭遭遇不幸,被迫“组团”流浪卖艺为生。面对着这群身无分文的苦孩子,交警好为难。最后,他们将农用车拖到广清高速路朝阳收费站,没有收取拖车费和罚款,临走时还给了“团长”50元生活费。

  1月17日上午,在广(州)清(远)高速公路朝阳路段,一辆载重量为0.4吨的农用车忽然熄火。令人惊异的是,车上竟只有3个男孩和4个小女孩。几分钟后,交警开着拖车来到现场。让交警感到吃惊的是,这辆无牌无照的农用车在广东地区根本无人使用。而“司机”仅是一名15岁的孩子,他只在河南老家学过两天的驾驶,却开着车“转”遍了大半个中国!据了解,这群孩子均是河南省兰考县人,因家庭遭遇不幸,被迫组建了一个“河南东方杂技团”,“团长”是年仅16岁的男孩王红伟。到广州之前,他们已经三天没有吃饭了。昨天上午,记者来到白云区朝阳镇工业西路一家汽修厂,见到“河南东方杂技团”的农用车。其车身残破不堪,车厢里乱七八糟地塞满了许多棉被、一口大木箱及一些杂技道具,棉被和衣服上沾满了许多污泥和汗渍,散发出一股恶臭味……据汽修厂经理邓行文介绍,前天上午,这7名孩子来到汽修厂时,吃起饭来狼吞虎咽。看到孩子们可怜的样子,邓行文的妻子罗美莲和附近一些村民不禁暗自落泪。

  据“团长”王红伟介绍,去年1月,他们16个小孩组建了“河南东方杂技团”,开着两辆载重量为0.4吨的农用车外出卖艺谋生。8月,杂技团发生一起车祸,9人受伤,不得不“兵分两路”,受伤的成员已经返乡,而他则带领6个弟妹继续流浪,其中他年龄最大(15岁),最小的只有5岁。在汽修厂附近一块空地上,两小妹妹给围观的村民搞起了一个“现场表演”,其中一人踩单车,而另外一人则不停地在地上打滚“助兴”,随后又开始“气功”表演,其表演技艺显得十分稚嫩。王红伟的弟弟王德伟是农用车的司机,他称自己在家只学了两天驾驶,根本没有什么执照。交警出于同情,不但不拦车,反而给他们送钱送物。

  在这7名孩子随身携带的一本《中国交通图册》中,许多省份都用笔密密麻麻地画了记号,王红伟称这是他们自己画的“路线图”。到目前为止,他们已经转遍了河南、山东、河北、北京、天津、山西、陕西、四川、湖南和广东。车开到什么地方,他们都就地卖艺。

  王红伟告诉记者,他们赶到河北一个村庄时,想找一个地方睡觉,但村长不同意。当天晚上,10多名男子前来找他们的麻烦,其中几人将他按在地上一顿痛打。一些不怀好意的人见他们表演散打,就前来挑衅,甚至动手打人。

  据小女孩王春鸽介绍,去年6月,她们到达四川,在一个不知名的大山里,车子没油,便停在半山腰,她们只好自己推车而行。由于身上已经没有半分钱,最后只好到山上采集野果子解饿。

  这辆残破的农用车不仅装了孩子们所有的家当,而且也是4个女孩子过夜的住所。每天晚上,3个男孩在地上打地铺,而女孩则在车厢里睡觉。据介绍,当他们赶到湖南时恰逢下雪,找不到住处。无奈之下,3个男孩只好在雪地上蜷缩了一夜,一些孩子因此留下冻伤或湿疹。

  据王德伟介绍,他们在四川境内遭遇了一场车祸,另外一辆农用车转弯时翻下山沟,车辆毁坏严重,车上的9人全部受伤,一根长长的铁片插进一个10岁男孩的肚皮,另外一个男孩的下巴被撞烂,随后被送至当地一家医院救治。从那以后,他们便兵分两路,受伤者住院治疗,而他哥则带领弟妹继续流浪。

  据王红伟介绍,“河南东方杂技团”的成员实际上都是一大家人,在他带领的这6个小孩中,有5个都是他的亲弟妹,另外一个5岁的女孩王春鸽也是他的堂妹。他称,他家在河南省兰考县一个名为“王村”的小山沟里,父亲叫王义军(音),50多岁。由于老家收成不好,家里经济状况十分拮据。前年,他父亲因为一场车祸残疾,彻底丧失了劳动能力,母亲因不堪家庭重负便离家出走。无奈之下,他父亲便找人教他们练习各种杂技、武术、魔术,当地民政部门给他们捐献了两辆农用车。去年1月,他们便组建了“河南东方杂技团”,奔赴全国各地卖艺。昨天下午,根据王红伟提供的线索,记者和河南省民政局取得了联系。一名负责人表示由于环境制约,当地许多人都以“杂技团”的形式外出谋生,至于王红伟的家境情况,他表示可以协助调查,尽快查清“河南东方杂技团”成员的住处。

  现状 广州人线日上午,前往现场处理的广州交警,听闻这群孩子的不幸遭遇后,将农用车拖至广清高速路朝阳收费站,在不收拖车费和不罚款的情况下,还给了“团长”50元。朝阳收费站的站长了解情况后,也捐了50元钱,并派人将农用车送至广兴汽修厂维修。据广兴汽修厂经理邓行文介绍,这7名孩子来到汽修厂后,其家人让他们洗澡,吃饭。经过检查,这种车在广州市内无法找到匹配的汽配件。前天上午,邓经理和王德伟一起赶到佛山汽配城购买配件,配件老板表示共需900多元。王红伟当时从怀里摸出一大堆散钱,共有203元钱。了解情况后,老板表示减少300元钱。但是,该店同样没有匹配的零件,老板目前正在和佛山市农机公司订购零件。

  “河南东方杂技团”的消息很快便传遍了雅岗村,许多村民都前来看望这群孩子。王红伟对记者说:“走了这么多地方,广州市民对待我们最热情。我们都感动得想哭。”

  在农用车的车厢里,记者看到了一个书包和一个日记本,书包里存放了几个作业本,上面歪歪斜斜地写了许多阿拉伯数字和简单的汉字,而日记本上则记录了他们在各省市遭遇的许多事情。据了解,这7名孩子中,只有两人识字,其他人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他们都有一种强烈的心愿:早日进学校读书。这7名孩子都表示不愿再回到老家。他们希望,尽快将那辆车修好,好重新上路。然而,汽修厂邓经理告诉记者,因买不到配件,维修短时间内不可能完成。即使修好,车辆的安全性能也没有半点保障。这些孩子重新上路卖艺实在太危险,同时也改变不了孩子的命运。一些热心的村民则表示,要尽可能地去帮助他们。但是,孩子们的出路又在哪里呢?

  华北第一家流浪儿童保护教育中心在天津建成(2002/10/16 15:02)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