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www.6200338.com娱乐 - 开国大典上的礼花 居然是信号弹

开国大典上的礼花 居然是信号弹

  1949年开国大典的各项筹备工作,是在华北军区和北京市委组成的开国大典阅兵和群众游行总指挥部的领导下进行的。为庆祝开国大典,在苏联顾问的建议下,《典礼程序表》中规定,在开国大典中施放礼花。经研究,组织上把施放礼花的任务交给了时任华北军区司令部作战科科长张桂文。

  由苏方提供援助的“礼花”,其实是信号弹。当时,张桂文“还不知道礼花是怎么一回事”。总指挥部为了让大家有一个学习和借鉴的样板,把受阅部队指挥员组织起来,观看前苏联十月革命节阅兵全过程的纪录片,其中就有施放礼花——集束信号弹的场面。

  张桂文找来两个帮手:作战参谋耿树平和训练参谋刘竞生。三人根据施放礼花必须要以为中心的原则,选定了6处施放礼花的发射点。

  其后,一行赶往当时担负首都卫戍任务的平津卫戍司令部独立步兵第二○八师选调战士,组建成开国大典的礼花施放部队,并加紧练习。另一方面,从苏联进口礼花的工作也展开。信号弹先由苏军军舰送到旅顺军港,再由铁道部安排专用列车运到北平(今北京)。

  开国大典当日20时,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命令“施放礼花”。张桂文立即下达礼花施放口令,没想到扩音器居然一点声音也没有。张桂文立即采取第二套预案:在指挥台上发射一颗绿色信号弹作为施放信号。随着一颗碧绿的信号弹划破夜空,一簇簇五彩缤纷的信号弹骤然腾起,齐齐射向天空,把开国大典之夜装扮得更加绚丽辉煌。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