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www.6200338.com资讯 - 出狱收留40孩子 刘甫利用专长创办民间杂技学校望以此赎罪 北晚新视觉

出狱收留40孩子 刘甫利用专长创办民间杂技学校望以此赎罪 北晚新视觉

  卷曲的头发、雪白的衬衣,39岁的刘甫看起来依然潮味十足。在没出事之前,他是一个民间艺术团的老板,在濮阳及周边小有名气。可是一夜之间,他的人生轨迹变了,因酒后犯事,被判入狱3年6个月。出狱后,他利用专长创办民间杂技学校。3年来,他收留了近40个“特殊孩子”免费教授杂技。“学校里能多一个学生,或许以后监狱里就能少一名罪犯。”

  此举也引发了不少质疑。对此,他很淡然,“也不图什么名和利,做事只求心安就好。”

  4月的豫北,天气忽冷忽热。在濮阳县南环路一处低矮破败的农家院内,刘甫说起六七年前的那场改变他命运的意外事件时,一声接一声地叹息,“说实话,那时候确实有些轻狂,突然入狱,对我的打击线岁。在他的老家濮阳县庆祖镇郎寨村,与几名同伴酒足饭饱之后,喝得醉醺醺的他做出了一件令他悔恨终生的憾事,“与一个姑娘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尽管事后他拿出了最大的诚意,但并未和对方达成和解,最终,他被判入狱3年6个月。

  刘甫说,家人及亲友的鼓励,让他慢慢地走出了人生的低谷。“我不能自暴自弃,破罐子破摔,更要把自己看得重一点,如果你都把自己看轻了,咋还指望别人看重你?”

  2014年1月,他提前9个月获释。刘甫还记得,踏出监狱大门,是妻子孙晓燕来接他的。“你自由了,今后要好好干。”两人相互拥抱着,哭了起来。

  “我坐过牢,犯过错误。”刘甫并不避讳。虽然过去六七年了,但这段经历仍影响着他。当地一些人也常在他背后指指点点。

  更让刘甫难过的是,他的家人和孩子也因此受到了影响。“大儿子今年19岁,小儿子12岁了,他们不愿意别人在他面前谈论这件事儿,这是对我的名声有所顾虑,我知道自己对不起孩子,心里也很煎熬。”

  刘甫1978年10月生。他在辉县文化艺术学校学了三年,这为日后的表演打下了基础。“他挺有本事的,这样太不值得了!”濮阳县庆祖镇郎寨村的很多村民提及刘甫心情挺复杂,有尊重,有惋惜,也有嘲讽。

  在鹤壁市监狱服刑期间,刘甫认识了不少因偷盗、打架入狱的年轻人。这些年轻人大多有着相似的经历,孤儿、父母离异、自幼无人看管、没有一技之长,成了这些年轻人走向犯罪道路的主要原因。也正是从那时起,刘甫萌生了办学的想法。

  “刘甫的父亲去世早,以前他确实有点膨胀,不太听线岁的濮阳县庆祖镇郎寨村村民刘银朝说,自从出事后,刘甫像变了个人似的,他喜欢说一句话,“如果家里人教育不了你,那就会有别的人来教育你。”

  “有个19岁的狱友告诉我,如果他父母不离婚,从小有人管教,而不是在社会上瞎混,也许他现在正在读大学。”刘甫说,这句话给了他很大触动,他认识到,学习教育对未成年人的重要性。

  刘甫说:“我有一技之长,学校里能多个学生,以后监狱里或许就能少个罪犯。”出狱后,他把这个想法郑重地告诉了妻子。当时,不仅妻子不理解,身边其他人也纳闷:一个曾“犯过错误”的人,咋有资格去教育他人呢?但他主意已定。他认为,正是因为曾经“犯过错误”,教训极其惨痛深刻,如今他才更加懂得珍惜眼前的生活,更看重对未来的规划。

  从老家一处破旧的院落起步,在孩子们逐步增多之后又辗转搬了几次家,直到目前的农家院。“设施很简陋,生意不好,一直闲置,人家看我办好事就让暂时免费用。”

  记者看到,一块“濮阳市艺术公益培训基地”牌匾悬挂在校舍门口。一旁的马路上铺设了塑料板,20多个孩子正在聚精会神地练习杂技表演的基本功。其中最大的18岁,最小的11岁,包括5个残疾儿童、3个孤儿、4个来自单亲家庭孩子,其他孩子也均来自濮阳及周边的贫困家庭,最短的学了两三个月,最长的快三年了。

  “杂技节目很多,倒立、爬杆、跳板、飞人、转碟、草帽、空竹等,一个简易节目就要三个月到半年训练,吃不了苦不行。”刘甫说,校舍里没有空旷地方做练功房,只能搬到马路上,尽管如此,孩子们练得还是十分认线岁男孩袁竞波的妈妈患有精神疾病,很早就走失了,父亲常年卧病在床,孩子从小无依无靠,两年前,刘甫到台前县把他接了过来,教他读书识字。12岁的郎振辉也是苦命孩子,爸爸、爷爷相继去世,妈妈改嫁,年迈奶奶管不住他,刘甫把他接了过来。

  “6年前他酒后犯事,如今创办爱心学校,真正地重新做人了。”郎寨村村干部郎贵增说,知道内情的村民们都向他投去尊敬的目光。

  刘甫表示,他想将自己一身本领通过这种方式教给更多需要的孩子,让他们将来在社会上凭一技之长谋生,“也算是我在为曾犯下的过错用另一种方式赎罪了。”

  如今,孩子们已经成了刘甫的精神支柱。“20多个孩子,还有生活老师和教练,总共30个人。”孙晓燕说,孩子们每天练功消耗体能,有的一口气能吃四五个馒头,“这么多人,每个月的花销都在两万左右。”不过,3年多来,刘甫从未向孩子们收过一分钱费用,反而将几年来辛苦演出挣的几十万块钱全部花在孩子们身上。“他借我四五万了,办好事得支持。”刘银朝说。刘甫母亲仲改粉将10多年积攒下来的3万块钱养老钱一把给了刘甫,“你手头紧,先用着,让孩子们吃好点。”

  然而无奈的是,因办学条件差,请不起语文、数学等文化课老师,开设不了常规科目,他便让孩子们习读《弟子规》,希望他们能先学会做人。

  一些人也质疑,刘甫在利用孩子们搞演出赚钱?对此,刘甫表示很无奈。他说,年纪较小的孩子都没杂技等表演基础,需要一到两年练习,“如何拿他们演出赚钱?”而对16岁以上的孩子,经过一段时间刻苦练习,可以登台表演了,就会带他们出去演出,但这并非无偿的,只要演出都会给予相应报酬,让他们在实践中成长,“等到可以独当一面了,来去自由,我的角色主要是师傅。”他说,由于一大家子人员太多,演出少,费用低,经常入不敷出。

  濮阳当地不少人也从起初的质疑变成了理解。一个多月前,刘甫夫妻俩收留孤苦孩子的事迹在央视《向幸福出发》播出了,很多人对他竖起了大拇指。“这既是一种荣誉,也是一种责任。虽然经济负担很重,欠了不少债,但还会走下去。”刘甫说。

  “刘甫给我们争得了荣誉,镇里奖励了5000块钱,通过我发给了他。”郎寨村干部郎贵增说。

  共青团濮阳县委办公室主任闫濮生表示,经过组织推荐考核,刘甫已荣获团县委“青年五四奖章”荣誉。

  很快,李焕梅发现这名弃婴表现异常,不会吮吸奶水。经过医院诊断,这个弃婴患有脑瘫。亲戚得知这个消息后,都劝李焕梅放弃,但是心地善良的她选择继续收养孩子,并给她起了名字:赵丽坤。小丽坤属于重度脑瘫,只能躺在床上,手脚不能正常运动,也没有语言功能,连咀嚼吞咽的功能都不具备。因此,李焕梅和丈夫赵玉春只能一人出去打工,另一人在家全天候照顾脑瘫养女。

  “一顿饭喂下来得两个小时,每天花在三顿饭的时间就是六个多小时。”赵玉春说,长期以来,每次饭熟后首先要给丽坤喂食,常吃冷饭的两口子都患上慢性胃炎。长期抱着孩子低头喂食的坐姿,也让他们落下不同程度的颈椎和腰椎病。

  如今小丽坤已经15岁,大致有3岁孩子的智商。赵玉春夫妇每日照顾着脑瘫养女和14岁的小女儿,生活虽然清贫艰苦,但是他们一家都很满足。然而命运不公,在2016年3月,李焕梅被检查出咽喉癌。

  由于这个家庭靠一人打工维持,不仅毫无积蓄,就连所住的房子都是借居亲戚的。李焕梅被诊断出咽喉癌后,无力治疗的她选择了放弃,目前她的身体每况愈下,食道已经不能吞咽食物,只能吃流食。

  李焕梅患病后,家里的重担全部落在丈夫赵玉春身上,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的她们全靠亲戚救助。李焕梅说,由于当年没有办理收养手续,致使小丽坤一直未能落户。她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给孩子上个户口,这样小丽坤就能申请低保和残疾人补助。“孩子如果能安顿好,我就没有后顾之忧了。”李焕梅说。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

热门阅读